欢迎访问丰收网,丰收网是武汉瑞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旗下门户,网站创办至今6年服务于广大种植户 农资经销商 农业企业 24小时官方服务热线:400-163-9892

专题中心

说说目前的一些水田除草剂使用

发布时间:2017-04-05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20160607124625.png

三年前在论坛发帖《说说目前的一些水田除草剂使用(1)》,由于小业务员我比较懒,未完待续是一直没续。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思考当前水田抗性杂草的防除问题,开年后边走市场边与基层零售商们交流相关问题,总结学习了部分与各位分享。我也期待各位能各抒己见,共同探讨水稻田抗性杂草的化除办法。

回头看三年前的文章,我发现一些除草剂的抗性水平发展很快。那时,我还在文章中强调10%双草醚的亩用量不要超过30mL,生怕一些人看了帖子用出药害。我们再看看现在,一些经销商开始抛弃袋装10%双草醚,要50mL、80mL瓶装的,或者40%双草醚这些更高含量的。为什么?因为一些高抗地区双草醚的亩用量已经翻倍了。而10%氰氟草酯的亩用量早已200ml起步,中后期亩用量甚至夸张到论斤。可见这两年一些除草剂抗性水平上升之快,真的让人匪夷所思。

一时之间水稻田抗性杂草防除成了热门话题,当然更是头疼的问题才使我们聚焦于此。当前南方长江中下游稻作区抗性杂草主要是水直播田的稻李氏禾、变异稗(青稗)和旱直播田的马唐、矶子草、碎米知风草。这两年长江中下游稻作区的阔叶、莎草科杂草对吡(苄)嘧磺隆的抗性水平也不低,好在还能用灭草松、2甲、氯氟这些复配制剂解决。但是,这些耐药性禾本科杂草就让人抓耳挠腮了。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在高抗地区中后期没有什么很有效的茎叶处理药剂。甭谈什么卫道夫、千金克,哪怕就是陶氏磨叽了几年的灵斯科也不能确保在中后期茎叶处理中取得理想防效。这主要是因为在除草剂新作用机理的研究上近年没有特别大的进展,所以作用机理相似导致哪怕是一些新化合物作用位点存在一些差异,但也与市售常规药剂存在交互抗性。

咱们说到具体的杂草。比如,所谓的青稗。到今天,我都没搞懂青稗与其它稗种的具体区分办法,问这个问那个大家各有不同的判断标准,从田间拔出来的“青稗”形态各异,又是叶片有明显白经,又是叶片光滑度不同…后来我概括了,凡是常规药剂打不死的抗性稗草都叫“青稗”。从平时的走访沟通,我了解下来青稗的分布主要在长江中游沿江两岸,离长江100公里外区域又很少发生。这就让人不禁疑问青稗的发生、扩散的原因在哪?除了除草剂的选择压力,是否有其它原因?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需要更大范围和细致的调查,不是我一个小小业务员能干的。实践中,在青稗5叶期后茎叶处理很困难,亩用10%双草醚70g+50%二氯80g+10%氰氟草酯200mL都未必能彻底解决,所谓返青厉害。去年有些区域反馈说氰氟草酯+噁唑酰草胺能解决青稗,但据实际了解这种方案也需要在杂草3叶期左右使用,超过5叶期防效也并不如人意。还有些人用氰氟草酯/双草醚+二氯+敌稗+丁草胺,这种用法成本也不低,利用敌稗的触杀能力能把大龄稗草打塌掉,但是还是同样面临反弹复活的问题,且这种办法安全性有问题。敌稗重喷、高温或者田间使用了氨基甲酸酯类农药都特别容易导致水稻叶尖像打了百草枯一样枯萎。其它,所谓特效氰氟草酯就更不谈了,牛皮吹破的比比皆是。至于稻李氏禾这种田埂杂草进水田的,哪怕在小范围之内其发生程度差别也很大,我只能说零售商们要引导好农户做好田埂杂草的清理,这很重要。旱直播田的草相这两年也发生着不少变化。除了马唐之外,旱直播田中矶子草、碎米知风草(乱草)、牛筋草这两年发生势头很猛。而恶唑酰草胺对马唐的防效也大不如从前,尤其对紫马唐的防效很不好。而矶子草和碎米知风草这两种以前大田很少看到的杂草呈蔓延趋势,且当前还没有摸索出较好的针对性的茎叶处理,可通过封闭解决部分。但是,大家也都明白旱直播田封闭因为土地平整度、墒情、秸秆还田等等因素影响效果只能勉勉强强。

三年前写帖子的时候谈得更多的是各种品种的使用与特点。但是,现在我已不想谈太多市售用药的情况,对于抗性杂草防除已不是简单利用化合物能解决的。在抗性杂草面前氰氟草酯、精恶唑禾草灵、五氟磺草胺、双草醚、二氯喹啉酸、恶唑酰草胺等等都表现不佳。我们更应该从植保技术这一方面多想办法。

在实践中逐渐总结与学习,愚以为“封闭与早期茎叶兼封闭处理相结合”是解决抗性杂草行之有效的方法。首先,这几年有个好的改变,农户与零售商都对于第一次封闭的必要性有了很好的认识。那么,在水直播田15-20天内配合进行早期茎叶处理与再次封闭,贯彻打早打小的观念。这就好比东北的两次封闭,只是第二遍药加进了一些安全性较好茎叶处理剂。比如,先正达提出的早益多方案中除草第一次采用扫茀特封闭,第二次早期使用扫乐特早期茎叶处理兼封闭。

大家可能认为这种变化并不大,只是强调茎叶处理时间提前,但是本质上有很大的区别。这种用药方案的关键是第二次用药的时间节点要卡准,尽量提前,另一方面又需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这就对我们药剂的选择提出要求。另外,水直播田在第一次封闭我们是否能学习东北泡田做法,采用甩施的施药方法,播种前封闭处理。这几年小麦、油菜在长江中下游稻区面积急剧萎缩,冬季休耕的很多,这给水田整地泡田提供了时间空间。另外,在第一次封闭上还可以在剂型上多做文章,往简便用法上改进,这是差异化之一。在第二次用药上,可以是五氟、氰氟草酯、苄磺隆这些安全性较高的产品复配封闭成分,登记剂型往抛撒剂型上努力。当然,也要根据药剂特性选择合适剂型,比如氰氟草酯抛撒基本无效。除了这些常规药剂的改进用法,在第二次用药上我们现在有很多好的新的选择。比如,双环磺草酮、呋喃磺草酮、硝磺草酮、双唑草腈、异丙隆、嘧草醚、嘧啶肟草醚、噁嗪草酮、唑草胺等等,与苯噻酰草胺、吡(苄)嘧磺隆、五氟、丙草胺、丁草胺等进行筛选复配组合。这类产品未来会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不仅仅是南方解决抗性杂草的办法,更是东北的对路产品。另外多说一句HPPD抑制剂是当前水田除草剂开发的大热门。

文章不能分两天写,思路已断,又要未完待续了。大家多讨论,一起学习摸索。当前抗性杂草问题既让人头疼,更令人着迷,这是巨大的突破口与机会。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